深陷es/文野坑 尝试写文的小边缘

【雷欧杏】病/眼泪/领带

我怠惰好久,在反省了。
有想看我写什么三题的小姐姐可以在留言说!有灵感我就会写的。(比心

*ooc有
*不是个很讲逻辑的故事
*乱说话
*あんず=杏 *私设有
*两情相悦没毛病

 — 
  
「あんず,你去过月球吗?」微风拂过月永レオ,他橙色的发随风飘扬,在落日馀晖下闪闪发亮。看着对方的背影,あんず低下了头,眉眼间都充满了温柔的笑意。
  
「没有喔。」她轻声回答。
 
她很喜欢月永レオ。不管是作为一位前辈,作为Knights的队长,作为月永レオ,又亦是他的一切。
  
一切都被他深深吸引着。
  
经过短暂的沉默,月永レオ突然拉起她的手,大声嚷着:「那么我们私奔到月球吧?」

她不解的睁大了眼。在转眼间,他们已经坐在太空船上。

为什么这么突然?用着あんず无法理解的方式和过程,他们现在正前往宇宙。不过期待的心早已淹没了那些不重要的细节。

 会有怎么样的色彩呢?是不是一片漆黑?是不是有漂亮的银河,耀眼夺目?
  
  一旁的人正兴奋的看着外头,翠绿色的眼里散发着光芒,时不时地朝她大喊着,「あんず!很美吧!」对方指着外头一处,那个颜色是她所无法形容出来的。很美。她跟着附和,直到一抹奇异的色彩映入眼帘。
  
真的很美。她开口。水色的眸子映出了外头的点点星光,她不知何时也开始喜欢上了宇宙。身旁的人转过头来,发出的赞同的声音。
  
很美呢,あんず。
  
「あんず,我们能一起看着同一片星空多久呢?」
  
  微微侧过了头,她错开了眼神。「我不知道。不过我希望能永远和前辈待在一起。」
  
  「嗯!我最喜欢あんず了。」
  
  像是松了一口气般,她再度露出笑容。「我也最喜欢前辈了喔。」轻轻抱住了对方,她感受到月永レオ的肩膀有些颤抖。安抚似的拍了拍对方的肩,她脑海中却浮现不出任何安慰的话语。
  
  「我一直会在的。」这是她唯一能给的安慰。
  
  月永レオ没有应声,只是埋在她的肩颈,活像个孩子赌气一般。
  
  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他解下自己的领带。「あんず,我们换领带吧!」笑吟吟的挥舞着自己的黑色领带,他提出了奇怪的要求。
  困惑的解下自己蓝色的领结,她没有问原因,只是静静的替月永レオ系上,她看着对方蓝色的连帽衣配上蝴蝶结,噗哧一声的笑了出来。
  
  「あんず,不问为什么吗?」月永レオ鼓起脸颊,有些逗趣的模样使得她再度笑了出来。「为什么呢?」她将领结拆掉,一边绑在对方手腕上一边询问着。
 月永レオ也替她系上了领带,「标记!这样就可以很轻易的找到あんず!」见对方挺适合这条领带,他满意的发出了讚许声。
  
  「那我就放心了呢。」
  
  —
  
  あんず睁开眼,月永レオ躺在病床旁,似乎也刚醒来。
  
  一看见她睁开眼,月永レオ就递过来了水。「前辈……怎么看起来那么开心呢?」接过了温水,她轻声询问着,伸手拿了床边的水果。
  
  翠绿的眼眨了眨,里头藏不住的笑意溢了出来。「做梦了喔—我们心意相通了呢?あんず—」对方举起了右手,上头蓝色的领带绑成了的端正的蝴蝶结。あんず也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里头有一条黑色领带。
  
  「看来我们在同一个梦里呢?」她笑着开口。即使那是梦,她也希望那是永恒。
  
因为我不能陪你太久。
  
握住了月永レオ的手,她靠上对方的额头,说出了和梦里一样的话。
  
  「我一直会在的。」
  

  微风拂过月永レオ,他橙色的发随风飘扬,在落日馀晖下闪闪发亮。这次他身后没有褐发的少女,只剩下冰冷的墓碑。
  「你会一直都在的啊。」阖上了眼,他轻声说道。
  
  如果是あんず说的话,我会相信的喔!一滴斗大的泪水滑落,他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
  
  蓝色的领结随风飘扬,至今仍好好保存在月永レオ身上。
  
  —
  不知道有没有好好传达到我想表达的感觉……!
  每次丢上这边前我都会重复磨磨文章许多次(虽然到后面就懒了)
 如果有什么建议也请都告诉我!!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姐姐,希望你们看的愉快。
  

  

【es凛杏】咖啡/初雪/圣诞节

√凛月x转校生(杏)
√ooc可能有
√私设杏注意
√第一次发文请大家多多指教//

刚刚没打到tag重发QQ

——

今天是圣诞节,商店街上挂满了彩带和一闪一闪的彩色灯泡,远处的尽头还摆着一棵高大的圣诞树,整条街上充满了兴奋的人们。拉了拉围巾,杏的目光飘到了身旁人脸上,半眯起的红色眸子似乎夹杂着睡意,还不时的打着哈欠。

「呼—啊♪杏,为什麽不找别人出来买食材啊,老爷爷可是需要休息的。」抹去了因哈欠而渗出的泪水,凛月推开一家店的门走入,开始熟练的拿着製作甜点需要的食材。

递了一个篮子给对方,深思了一会后杏才开口。「因为大家不知道去哪裡买食材。买错了会很困扰吧,knights的经费可不多了喔。」

黑髮的少年叹了口气,拎着一篮的食材就匆匆的走去结帐,留下杏一人独自站在门边。外头的人像流水一般快的走动着,不论哪边都挤满了人,除了这间店。她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不过和凛月一起去哪裡都没有关係。

「杏,走了。」凛月的声音将她从凌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两人一脚才刚踏出食材店,外头就飘起了雪。

「今年的初雪啊,真不错。」杏叹着,随后指了指不远处的贩卖机。「要不要去买东西喝啊,好冷。」

「人很多,要硬挤过去。」凛月一手抱起了袋子,一手朝杏伸过去。「拉着我的袖子。走丢很麻烦的,我可不会找你喔。」睡觉比较重要。她知道的。

没有什麽碰撞,就这样迅速的到达贩卖机前。买了热可可和咖啡,杏走回长椅旁。

长椅上的人已经低头打起盹来,她拿起热可可轻轻碰了碰对方的脸颊。

「谢啦。」睡眼惺忪的接下可可,凛月的目光撇到了她手上的咖啡。「杏都喝这麽甜的咖啡啊,难怪血很甜呢♪不过这不是件坏事。」

「不,我想没有关係的,而且血的味道我觉得都一样。」拉开易开罐,她小口的喝着咖啡,「我其实很喜欢苦的点心。」仰头看着细细的雪花飘落,杏搓了搓手。

一旁的凛月点了点头。「下次可以做苦的点心给你。」他提议道。「不过可要拿柔软的膝枕交换♪」

语毕,凛月又闭上了眼。明明已经是晚上了,依零前辈所说的,凛月的精神应该不错才对。杏打了个哈欠,最后目光定在凛月身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现在商店街大概已经空了,也许过了半个小时,也许是一小时。凛月似乎已经睡着了,正躺在她的腿上。如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凛月所告诉她的,他还真的哪裡都可以睡。

手轻轻的抚上了少年柔顺的髮,她顺了顺有些打结的髮尾。目光停留在对方精致的五官上,凛月的脸有些泛红,她想是吹了冷风的原因。

她觉得凛月特别吸引人。总是能定住自己的目光,而且久久移不开视线,每次在校园看见他时目光总是不自觉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而他消失在视线范围时自己又开始漫不经心的寻找起这个慵懒的少年。

是不是喜欢上他了?杏乱糟糟的思绪中突然冒出了这句话。她不可否认的揉了揉有些疲倦的眼。不过自己这个不称职的製作人,他怎麽可能喜欢上?不论是哪方面自己都逊色很多,各方面都不突出,就只是个平凡到不行的人。长相不可爱也不贴心温柔,脾气又糟糕的自己,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杏不禁拉高了围巾,盖住自己失落的表情。「很喜欢你啊。」小声的碎念后,她将冰冷的手贴上了凛月的脖子,膝上的人身子猛烈的震了一下。

「……好冰,小杏怎麽这样叫人起来呢,要温柔点……嗯?」缓缓的坐起身,凛月不满的嘟囔着,当红瞳对上杏充满水气的眸子时他有点慌张。有些颤抖的抹掉少女眼角渗出的泪水,他张开了双手。

「肩膀可以借你的。」

摇了摇头,杏提醒了自己不能得寸进尺。「我没有哭,只是沙子跑进眼睛了。」

「绝对不是。」缩回了手,他若有所思的歪了歪头。

「偷偷告诉你一件事情—」

**

雪又开始微微的飘起了,在路灯照映下,两人紧靠在一起的影子。